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天生一对SM
天生一对SM
我叫阿辉,今年二十五岁,在香港一家贸易公司任部门经理。说不清从甚么时候开始,我喜爱上了SM。过去也曾有过两个女朋友,后来因她们不爱玩SM游戏,我也不愿强人所难,所以大家都平静地分手了。

  最近我终于觅得了知音,交上了一位亦爱好SM的女友,她叫李红,芳龄二十,不但容貌漂亮,身材苗条,我最满意的是她的皮肤白嫩,手脚纤细柔软,充满女性独有柔情似水的媚力。朋友们都夸她长得漂亮,尤其是那双十指尖尖、洁白如玉的小手和一对纤巧娇嫩的玉足更是招人喜爱,美得彷佛捏一把就能捏出水来。

  SM是我俩的共同嗜好,因此我们的约会就少不了玩SM游戏。说来也真是命中注定,我是天生的施虐狂,而小红则是天生的受虐狂,她也曾有过因爱好兴趣不同而与男友分手的经历,然而,当我和她交上朋友后,我们俩才真正地互相都找到了心目中理想的伴侣,真乃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我和小红在玩SM时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都喜欢用绳子,认为绳与性不可分。

  我酷爱一切用绳子把女人绑起来的性活动,购买SM书刊录像带也偏爱日式的缚绳吊刑类的虐待,认为把女人捆吊起来然后交媾是一种最高的肉体享受。小红也喜爱玩绳子,喜欢被男人用绳子五花大绑后才奸淫。没有绳子,她会觉得性生活枯燥无味,以至于有几次俩才真正地互相都找到了心目中出绳子时,她竟迫不及待地问我为何不捆她。

  记得第一次我和她发生肉体关系时我们并没有玩SM游戏。因为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想,所以还是谨慎一点为妙。结果在性交过程双方都很拘谨,因而感到毫无乐趣,以至大家都觉得很沉闷。

  第二次我主动提议玩点花样,拿出一卷麻绳,她并不拒绝,而是极为顺从地让我将她紧紧地捆缚起来。这次我惊奇地发现,她被五花大绑后在床上的表现与第一次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二人,我们俩人都享受到了性高潮。完事后双方倾吐心曲,才知道原来大家都是SM爱好者,我不禁拍额庆幸自己找对了理想的性伴,立刻下床取出一大堆平时积累的SM书报,俩人依偎在床上仔细欣赏起来。

  她很喜欢那些女人被捆绑吊打的彩色图片,坦言要我也学那些书本上面的虐待花式来干她。我一听此言,下面的小炮不知不觉又挺起来了,我说:「我还有更精采的东西让你看!」

  我从书拒上取下一合自己从多盒SM录像带上精心挑选转录下来的带子,插入录影机,打开大电视放映起来。电视上出现的那些大胆露骨的性虐待场面令我俩看得血脉扩张,春潮难抑,女主角受刑时发出的淫叫声更是令人欲火难熬。我们一面欣赏,一边忍不住自己也干起来了。

  我和她此时此刻都是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我爬起来取出一捆白绵绳,小红也主动爬了起来站在床边,自己就把双手放在背后,让我绑起她。

  「辉哥,我顶不住了,快给我吧!啊!受不了!」而我体内的热流也已势不可挡地冲将下来!我猛地用双手将几支大头针露在肉外面的半戳针体一下子全部从她的脚心拔掉,而阴茎则同时往她阴道深处猛插,随着脑部涌来阵阵热烈的快感,一股滚烫黏稠的液体喷射而出,直喷姑娘的花心!

  这次性交我们俩人真正尝到了淋尽致的性享受。

  第二天还未下班,又接到小红的电话,约我上她家吃晚饭。饭后她父母外出看戏去了,而她的哥哥晚上有应酬,要很晚才回来。她把我领到她的闺房,反锁上门,要和我尽情享受SM的欢乐。

  我刚踏入她的房间不禁就乐了,原来房里有房梁,真乃天赐良机,可以玩吊刑了。

  小红见我对着房顶发笑,也明白我在想甚么,她歪着头调皮地问我:「你是不是想把我吊在那上面呢?」

  我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猜到的?」

  「哼,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啦!」

  「那你愿意吗?」

  「你说呢?当然是不、愿、意啦!哈哈哈哈!」我一听她那银铃般的笑声就知道她是在逗我玩,就说道:「哼,今天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都要把你吊起来!」

  我说着就扑了过去,一把将她按倒在沙发上,三下五除二就将她剥个精光。

  她一边挣扎,一边却告诉我绳子在大衣拒的抽屉里。我发觉她的SM肉欲一点也不比我的少。

  我打开大衣拒拉开抽屉,赫然发现里面塞满了SM用品:各类绳子、皮鞭、木夹子、腊烛、电动阳具和几本日本SM刊物。我将这堆东西全部抱了出来放在屋子的地毯上,以便随时使用。我一边整理绳子,一边询问道:「红红,你最喜欢那种吊刑呢?」

  她却反问我:「你都会哪些空中花样呢?」

  我一拍胸脯说道:「我本人属于SM大师,所有吊刑都玩过,包你满意!」她听后笑而不语,从地上挑出一本SM画报,翻开其中一页,指着图片上那个被倒吊的女人一努嘴说道:「哪!就这个!」「哦!倒吊。这是我最酷爱而又最拿手的SM节目。真乃是英雄所见略同。

  我先将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两只手腕交叉捆在一起后不是下垂放在屁股处,而是手腕在背后交叉捆紧后往上提,绳子绕过脖子后再回到后背将捆紧的双手向头部拉紧固定住,这样她的双手不能像一般反绑似地可垂在后背左右动弹,而是被绳子紧紧地捆在背部上方交叉固定住,一点也动弹不得。接着我施展捆乳术将她的乳房捆了个结实。然后再将姑娘的双脚紧紧捆绑在一块,把绳子穿过房梁慢慢地拉扯着绳索将她倒吊起来。

  小红家是老式房子,房顶很高,因此我亦可以将她吊得高一些,绳缚索捆的女性裸体在空中轻轻晃悠着,她的一头秀发垂下来,乳头因倒吊而愈发充血坚立,小红两只细嫩的小脚被绳子紧紧地捆在一起高高地倒吊在房梁上,脚掌更加显得雪白柔软。全身的重量都吊在她的脚腕上了,绳子已勒进她的肉中。我挠了一下她的脚板,她咯咯地笑了。我推了她一把,少女倒吊着的肉体在空中前后晃荡起来。

  我捡起皮鞭,开始抽打她的玉体。开头并没有使劲,怕她受不了。岂料抽了一会她竟然嫌不过瘾,冲我直嚷道:「辉哥,大力点抽!我好中意!」一听这话,激发出我男人的野性,我自己脱光了衣裤,甩开膀子抡圆了胳膊挥舞起皮鞭,鞭子呼呼发出声响,抽打在小红白晰细腻的裸体上,她被鞭时发出了兴奋无比的淫叫。

  鞭打了一会,我又玩起滴腊。我点燃了两根粗大的红腊烛,一手拿着一根,先用腊烛上的火苗烧烤她的乳房,小红为躲避灼热的火焰,被倒吊着身躯在空中左右扭动着,那样子真令男人赏心悦目。接着我两手将两支腊烛举在她的两只奶头上方,猛地一倾倒腊烛,见两股红色的溶液从空中倾泄而下,全部滴在了姑娘娇嫩幼滑的乳尖上!

  「哎呀!好刺激!再滴一些!」小红的呻吟令我的肉棒坚挺如铁,我滴了一会腊之后放下腊烛,站在她垂着的头面前,因她被倒吊在空中,她的头部正好垂下吊在我的胯部。我抱着她的肉体,一只手将自己粗硬的阴茎毫不客气地塞入她的口中。她的口腔滑润温热,我一放入就感到舒服无比,她的舌尖围着我的大龟头打转,灵活的舌头像小蛇似地舔着我的「枪头」,直舔得我心花怒放,觉得浑身都在不停地颤抖。我的肉棍在她嘴里一进一出抽送着,一只手揪着她的头发,一只手不停地抚摸她的双乳,我俩都沉浸在性虐待的快乐之中。

  玩了一会儿,我又拿起了电动阳具,打开开关后,见那黑色的塑料阴茎左右蠕动着,她仍紧紧地吮着我的小兄弟,而我则拿起电动阳具缓缓地插进她的阴道,然后拔出插入,反覆抽送着。过了一会儿我感到她倒吊着的肉体开始发抖,反绑着的双手拚命挣扎想挣开绳子来拥抱我,而我亦控制不住自己体内即将爆发的火山,我和她同时加快速度,我用假阳具猛捣少女的老巢,她用小嘴猛吸我的命根子。

  「啊!顶不住了!呀!哎哟!我也来了!」终于我俩同时达到了性高潮!

  这场SM大战干了四十五分钟。我把她从梁上解了下来,双双摊倒在地毯上休息。

  无疑,我们俩人都很满足。聊了一会,我问她要不要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她非但不要反而问我还有甚么花式,这岂不是将我的军。我又惊又喜,真想不到这个少女的SM瘾如此之大?我一骨碌爬起来,打量了一下室内,哦!有了,下一个节目有着落了。我把两只床头拒搬到房子中间,又到厨房找来一根拖把棍,接着用绳子把她的手脚向后反捆在一起,然后把棍子穿过绳子抬起来架在两个床头拒之间,这样一来,姑娘就被反捆手足吊在木棍上,身体悬空离开地板有一尺左右。我刚架好她,不料那根木棍已陈旧得很,不堪人体重量居然「啪啦!」一声断裂了,小红的身体又掉了下来,好在有地毯,一点没有事。她嘱我到地下室堆杂物的房里找出一截不钢的水管子,仍然如法炮制,用这根钢管穿过反捆她手脚的绳索然后把她横架在两只床头拒上,身体反曲吊着,脸部和胸部朝下,四肢在背后朝上捆在一起。她的两只奶子下垂着,正是虐乳的好机会。我用木夹子一个一个地夹在她丰满的乳峰上,还用两只系有小铜铃的小夹子夹住她那粉红鲜嫩的两粒小樱桃,我的左手不断在揉擦她布满夹子的胸部,吊在奶头上的小铃叮当作响,右手拿起一支藤棍抽打她的手心和脚板,发出劈哩啪拉的声响,她在我的虐待下不停地叫唤着,但是看得出来她很满意这一反捆四肢吊的SM花式。

  对女性肉体进行虐待凌辱的确大振男人的雄风。一会儿功夫,我的小炮又坚起待发了。我将棍子抽出来,把她抱上一张桌子,她仍被反捆着四肢趴在桌上,而我则站在桌子边上,用手托起她的双腿,阴茎从后面插进她淫水直淌的肉穴口。

  干了一会儿,我解开系她手足的绳子,这样她手足分开了,但双手仍旧反捆趴着,双足仍交叉地捆在一起。我还是站在后面进攻,是把她捆在一起的双脚套在我的脖子上,我一面用双手尽情地玩弄少女两只白嫩的脚掌,一面用下面的肉炮猛烈进攻她春水荡漾的花心,直弄得她依呀乱叫。接着我把她抱到大床上,解开捆双足的绳子,让她反绑双手跪在床边,我站在后面分别握住她双脚猛插她水汪汪一片的阴道,最后我看见她被紧紧反绑在背后的两只手突然由握拳变成张开手掌,而且十指还在发抖,我知道她已进入高潮,于是血脉加快,运足中气猛顶几十下,精液随着我的呼啸而出,炽热白桨带着男人的征服感冲入了女人的子宫里。

  肉战结束后我俩都极为满足。她给我冲了杯热咖啡,煮了点宵夜。由于战况激烈,俩人都大汗淋,我们在浴室中泡了个「鸯鸯浴」。在温热的浴缸里泡着,拥着一个美女真乃人生一大享受。小红偎在我的怀里,用纤纤玉手往我脑袋上撩水,娇滴滴地在我耳边说:「辉哥,你真行,能玩这么多花样,我真是找对人了!」我笑着问她:「你满足吗?」

  她使劲点了点头说:「我也不知为甚么,就是喜欢男人捆绑我、虐待我,尤其喜欢你把我吊起来,真是很过瘾!」

  听她这么一说,我隐隐觉得下体又在发胀。随口说道:「那好办,在这里也能吊起你的,你相信吗?」

  「真的?」她听了两眼一亮,问道:「在这?那行呀!」我用手指一指浴缸上方挂塑料围的钢框说:「这里就可以。」说罢翻身从水中站起来,光着身子到卧室取来一捆麻绳,不由分说把她从浴缸里拖出来,将她双手反捆起来,这回用的是反手直臂双腕并排捆式,捆好后命她站在浴缸边上,弯腰低头,将她的两只胳臂朝后上方吊在钢框上。待到把她捆吊完毕,自己的肉棍也已举枪向小红致敬了,正好提枪上马,一枪就扎入姑娘的下体内,双手还不停地去捏她的乳峰,揪她的奶头。小红被反吊双手动唤不得,能哼着垂头任我折磨。

   我的肉棍又在她的肉洞里足足磨擦了二十分钟,小红真是舒服得欲仙欲死,最后在看到她反吊的双手又由拳头伸开变为手掌时,我也万炮齐轰,双双共攀性爱之颠峰。

  【完】